德甲

媒体亾士称俄新总统會朝远离普京方向发展

2019-10-13 06:48:5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  彼得堡知识分子是十分克制、非常有自卑情结的人群。他们的自卑情结主要在于,他们是彼得堡人,而非莫斯科人。由于这个原因,他们从心底里藐视莫斯科人,但又梦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弗拉季米尔·普京已经走完了“从彼得堡到莫斯科 ”的旅程,而梅德韦杰夫,在我看来还在路上。

  撰稿·杜海燕

  过去一周来,克里姆林宫大事不断——先是年轻有为、踌躇满志的梅德韦杰夫正式接任俄罗斯总统之职,继而执政8 年、政绩斐然的普京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理。

  回想2000年,当时还是年富力强的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过大权时,俄罗斯满目疮痍,百废待兴。经过8年的苦心经营,他成功地将一度沦为“二三流国家”边缘的俄罗斯重新拉回大国行列。继任者梅德韦杰夫能否延续普京的势头?他是否具备优秀领导人的潜质?

  作为“克里姆林宫团”的一员,安德烈·科列斯尼科夫在普京上任后,多次与这位当时外界了解不多的领袖长时间交谈,陆续写成三部曲《零距离普京》、《第一人:普京自述》等畅销一时的普京传记。对于此次将深刻影响俄罗斯发展进程的历史交接,这位资深传媒人也有着独到见解。本刊特节选了俄罗斯《星火》杂志对他的专访内容。

  梅德韦杰夫也会独立发展

  问:安德烈,你是否已经开始写《梅德韦杰夫:第一人自述》了?

  答:哈哈,不管是他,还是我,还是读者都不需要这样的书。现在的情况跟2000年普京刚上任时完全不同,类似于“谁是梅德韦杰夫”之类的问题,根本就不存在。梅德韦杰夫早就进入公众视野,关于他的一切都有报道,都已经为人所知。

  问:梅德韦杰夫与普京总统在声调、姿态上都很相似,可能会很难让人们记住。有特点才能被他人记住,比如前总理祖布科夫。

  答:可是普京总统一下子就记住了梅德韦杰夫。我觉得正是因为他们俩相像,普京才记住他的。4年前,在圆柱大厅举行的一次会议上,我看到梅德韦杰夫和普京坐在一起,第一感觉就是:真是太像了!他们头碰头坐在那里交谈,连微笑都很像,梅德韦杰夫简直是普京的翻版。而我也觉得,这正是梅德韦杰夫所希望的,可能对他来说是习惯成自然——毕竟两人认识已有18年了。其次,我认为他也有意在模仿普京,因为人们如此爱戴普京,喜欢在电视中看到他。

  问:普京上电视这么重要吗?

  答:你知道,总统的顾问米哈伊尔·尤里耶维奇·列森曾说过:“只要他出现在电视上,那怕什么都不说,普京上电视,这本身就是好。”梅德韦杰夫也在朝这个目标努力——成为好。先是克隆普京,然后停下来。现在,不管你是否承认,他本人已经成为好。但除此之外,他身上没有更多亮点显现出来。契诃夫说过,可能没人知道什么是规范,但所有人都会知道什么是出格。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个人风格。

  问:那么你认为,梅德韦杰夫是个合乎规范的人呢,还是个出格的人?

  答:梅德韦杰夫合乎规范,只是他还没有自己的风格,以后可能会形成。作为总统,他必然要有所发展,而我认为,他会朝远离普京的方向发展。

  问:是什么方向呢?

  答:朝独立的风格,但不会太远。

  梅德韦杰夫还未形成个人风格

  问:莫斯科之声的主持人柳德米拉·纳卢索娃曾在节目中说,梅德韦杰夫是“典型的彼得堡知识分子”,知识分子不难理解,您认为其中的“典型的”和“彼得堡”怎么理解?

  答:关于这个问题,我很了解——彼得堡知识分子是十分克制、非常有自卑情结的人群。他们的自卑情结主要在于,他们是彼得堡人,而不是莫斯科人。由于这个原因,他们从心底里藐视莫斯科人,但又梦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弗拉季米尔· 普京已经走完了“从彼得堡到莫斯科”的旅程,而梅德韦杰夫,在我看来还在路上。

  问:也就是说他还是有点自卑、克制,但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?

  答:彼得堡人不太容易从中解脱出来,据我所知,梅德韦杰夫适应镜头和闪光灯的过程非常艰难。他仔细考虑过,自己看起来怎么样?上镜效果好不好?他为此作了精心的准备。据说,他非常关注自己在电视画面上的形象,可能也考虑了很多。可见起初他对于电视上的自己并不满意,还专门为此减肥,修正自己的形象。事实上,这些敏感的细节都是典型的彼得堡知识分子所特有的。

  问:他有演员的潜质吗?可以肯定普京有,梅德韦杰夫呢?

  答:普京从一开始就很有感觉,他似乎一下子就做好了应对各种可能事件的准备。我写第一本关于他的书的时候,普京的状态和现在差不多,不管是谈话的语调、自我控制能力、坦率程度,都很成熟。而在我看来,梅德韦杰夫还没有找到正确的道路。

  问:半年前,外界还不确定应怎样看待第一副总理梅德韦杰夫,当时还有报道说他视察畜牧业部门,怎样微笑着用手抚摸牛犊。

  答: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发展方向,当时他被安排负责农村工作,而带着“梅德韦杰夫选题”的也不知道应该从何种角度接近主人公。

  问:应当从何种角度呢?

  答:我和其他几位有次在一家意大利餐厅遇见梅德韦杰夫,当时他被任命为总统办公室行政主任。我们在那儿采访了3个多小时。但后来没有人能想起当时都谈了些什么。后来当我把这点告诉克里姆林宫某个负责人时,得到了令人吃惊的答复——梅德韦杰夫不想让您说谎,因此这次交谈并没有成文。我因此明白,他已经达到了讲真话的境界,当他走过这一历程,他也就形成了优秀的个人风格。

  问:走过这一历程用了多长时间?

  答:我还同梅德韦杰夫有过一次采访,那是在他从政前不久。当时大家都问了他一些政治方面的问题。我问的是:您对于生活有什么要求?他的回答让我很震惊,他说,您明白吗?生活是一个计划。听了这样的回答我没再问任何问题。如果他如此擅长谋划,如果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计划,这说明关于这个项目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。那么,关于这个话题的任何问题对他来说都是荒唐的。因为他只有一个希望,那就是实施计划。我当时很不解,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,生活对他来说是一个计划。

  普京为自己选择了领导者?

  问:从总统职位的角度来讲,他是否能恰当地看待他的“计划”?

  答:不知道,没有人会知道,就连普京也不会知道。任何计划都要在执行中作修正。预算确定了,花费提高了,风险总会存在,还在不断变化等等。但主要的是,他同普京的关系牢不可破,这不仅包括他们以前的私人关系,还包括未来的约定。

  问:当普京总统笔直地坐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室,手拿文件,宣布继任者是梅德韦杰夫的镜头出现在电视中时,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答:很少有人能相信这一点,确实难以置信。关于这一点,我在不喜欢猜测和推论的《生意人报》上写道:普京不是给自己选择接班人,而是为自己选择领导者。普京应该这样做,这是他绝无仅有的机会,好在普京抓住了这次机会。我相信,克里姆林宫每周召见总理的惯例将不复存在。

  问:但当普京宣布了他的选择之后,一直唱独角戏的他有了对手,这个对手还为他安排了新的职位——总理。

  答:两年前,我有机会问普京关于继任者的问题,他避开了这个话题,只是说,(继任者)将是一位年轻、有学问、办事效率高、正派的人。接着又总结说,“不用担心,您会喜欢他的”。后来我盘算了很久,克里姆林宫里我喜欢那些人,不太喜欢那些人。我相信普京也曾考虑过,在新的组合里他将扮演怎样的角色。但从总统的角度考虑,在当时一切都已经确定。

冰雪
贵阳历史网
旅游攻略
分享到: